王建民贸易战影响大马面临严峻外围挑战

2020-07-24|浏览量:751|点赞:453

国际贸易及工业部副部长王建民博士承认,因中美贸易战,我国正面临严峻的外围挑战。

他说,大马受到外围因素包括中美贸易战的“涟漪效应”,导致电子与电器产品领域受到最显着影响。


他同意国库控股研究机构高级顾问佐摩博士曾所指,大马经济日前正面对十分艰难的时刻,因为外围形势十分糟糕而且还在恶化,许多问题已超出大马政府能够控制的范围。

他在今日的文告中说,当中美贸易战限制有关领域的商品和服务关税,我国至少可以从一些短期的贸易和投资转移中受益,这可减轻一些贸易战争的长期负面影响。

他说,野村(NOMURA)也估计大马会是中美贸易战的第四大转移贸易受益者。

无论如何,他说,当美国政府威胁美国企业与中国企业如华为合作,大马只会受到影响。

“华为收入减少多达300亿美元,将对其供应链上的其他公司产生负面冲击,包括美国公司。”


王建民贸易战影响大马面临严峻外围挑战 王建民

对华出口增长2.8%

王建民说,大马多元化的经济,能够承受未来的一些全球性挑战。

他指出,经过两个月的按年同比负增长后,2019年4月的出口增长了1.1%至852亿令吉。

他说,截至今年4月,我国出口略下降0.2%至3212.6亿令吉;尽管面对中美贸易战,我国对中国的出口截至今年4月仍增长2.8%,达427亿令吉。

“我对整体出口数据持谨慎乐观态度,2019年上半年将出现正面增长。”

勿忽略外来直接投资

王建民认同佐摩和大马证券监督委员会首席经济学家吴艾伦(译音)在同一场合所讲的言论,两者皆强调刺激国内直接投资(DDIs)的重要性。

“同时,我们不能忽略外来直接投资,无论是在制造业还是服务业,外来直接投资都可贡献增值,从而增加国人可获得高薪工作的人数。”

他也说,这些外来投资也会产生溢出效应,例如,整合国内企业成为更大的全球供应链。

“由于跨国公司在马进行的长期投资所形成的供应链联系,许多大马公司已成为具有全球竞争力的参与者。”

首3月批准投资增3.1%

王建民说,在投资审批方面,我国今年首季度公布的数据令人鼓舞。

他说,整体而言,2019年前3个月批准的投资较上年同期增长3.1%,从523亿令吉增至539亿令吉。其中外来投资占批准总额54.4%,扬73.4%,从169亿令吉增至293亿令吉,主要是受制造业投资批准增长所推动。

同时,据2019年首季度的国际收支平衡(BOP)显示,对比2018年第四季度外来直接投资的129亿令吉,今年首季外来投资增至217亿令吉。

“这些外来直接投资主要是流向服务业、制造业、采矿业和采石业。”

4月制造业销售额增6.8%

王建民说,贸工部会与旗下投资推广机构,如大马投资发展局(MIDA)和投资吉隆坡机构(InvestKL)一起继续努力吸引好素质的外来投资来马,并且持续鼓励国内投资,如发出的国内投资策略基金(DISF)来提供投资方案补助。

他说,马来西亚今年4月的制造业和工业生产数据也令人鼓舞。

2019年4月制造业销售额同比增长6.8%,达到698亿令吉;非金属矿产品(7.5%);电子与电器产品(6.7%);石化、化工橡胶和塑料产品(5.8%)。

整体而言,截至今年4月,制造业总产值同比增长6.2%,达2806亿令吉。

今年4月的工业生产指数(IPI)按年增长4.0%,而制造业则升4.3%。

区域经济复苏5月PMI微升

展望未来,王建民说,区域经济出现一些积极的复苏迹象,东盟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从4月的50.4升至5月的50.6。

“尽管是小幅增长,但鉴于全球经济形势,它仍是一个令人鼓舞的迹象。”

与此同时,财新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在2019年5月维持在50.2,说明对中国即将放缓的担忧或有些夸大。

他认为,我们不应低估中国经济的内在韧性。

“中国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提振全球经济,十年后的今天,中国已经成为一个更大,更多元化的经济体。从贸易和投资的角度来看,中国与亚洲经济体的一体化程度也更高。”

因此,他希望中国能够更好地承受贸易紧张带来的压力,这将把对包括马来西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国家的负面经济影响降到最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